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蹂躏加行刑-五月丁香网_五月丁香综合缴情六月_五月丁香六月婷婷网线视频
蹂躏加行刑

蹂躏加行刑

已经完全没办法作出反抗,用尽力气了……

  我的双臂被抓得牢牢的,他们毒打我,剥了我身上的衣物,解下我的手甲,胫甲,鞋…出身武士世家的我从小习武,没想到会受到这种屈辱。

  我大叫:「你凭什么判我的刑则!」

  眼前的男人干笑了一声:「这里是藩牢,做为家老我有权处理本藩的犯人。」
  「你这混蛋!」

  我的眼睛似有火焰将要喷出的感觉。

  为了给父亲大人报仇,我与妹妹计划在路中刺杀了仇人取下人头,带到墓前祭拜。

  不过很遗憾……刺杀没有成功,我被抓回,与两个护卫武士玩弄我。

  仇人的手己插进我上衣前襟领口,我薄薄的缠胸布也被他扯脱了下来,同时间,雪白的上衣自肩膀褪下,圆浑的乳房跳了出来。

  他把双手按在我乳房,不停搓揉着我的胸脯。

  我想逃避却逃不掉,他把我压倒在地上,又往我脸狠狠打了2、3掌,脸颊感觉麻麻烫烫的,眼前一片模糊,连叫都叫不出来。

  我感觉脸涨红热热的,燥热的乳房都涨起来了,我喘着气,把眼睛紧紧的闭上,让他扯去遮掩着下体的兜裆布,拼命想撑开我的腿,强烈的羞辱感激怒我,我拼命的夹紧双腿高声尖叫的说:「杀了我吧!」

  他笑笑,狠狠地往我肚子重打几拳拳,腹部的痛苦让我失去防守被他掰开我的腿。

  接着,我感到硬硬烧烧的慢慢从两腿间,从下向上挤了进来,一种被插入胀压感从我下腹传进身体。

  「啊…」我喉间发出了绝望的声响,那是仇人的阳根……

  ……对不起,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我真的很用力挣扎,还是拦不住……
  他抽动几下后用力的从两旁牢牢抓紧我双臂狠狠抽插。

  「啊……啊……」

  爱欲呻吟声自喉咙不小心发出……一种羞辱的感觉从内心升起,我紧咬着下唇,试图不发出呻吟。

  强迫自己忍耐,盼着早一些过去就好。

  他继续抽插把我的双足搁在他双肩上,狠狠地,快速地冲撞着我的身体。
  「啊……不要…啊…」双手抓紧着我的腰快速抽送,最后用力顶我,我的肉体被他灌入了精液…

  是仇人的精液。

  他乱搓乱捏我的胸脯久,才拔出他的阳具。

  嘲笑我:「妳这未婚的女子不是处女啊!真是淫荡!」

  我把头别往一边,没有理会。

  是的……我曾为爱情不惜献身给爱恋的男子,回忆起他,恩爱的鱼水之欢是多么甜密……

  可叹后来父亲蒙冤下狱身死,母亲自尽,对方为何避祸不理不采,我每晚大哭,只怪自己看错人……

  我闭上眼睛不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另一个武士拉开他的兜裆布,直接掰开我的腿,像一只猛虎把阳具插进我的下阴抽插。

  轮到第三个武士把玩我的身躯时。

  感觉里面的痛到已经被撞烂了。

  是啊……我感觉脑内麻痹,一种压抑与解放的意识交战,每次冲撞我的私处,体内欲望就越来越亢奋。

  最后,我投降了……反正一到天亮我就只是一具尸首,放纵自己的爱欲也没什么了。

  「啊…不…要…啊…」绝望,让我已丧失反抗意志。

  发出那种充满爱欲的声音。

  从心理解放的快感使我放肆着叫了出来。

  「啊,哦…」

  那人抽送得更狠了。

  我开始感觉到交互出现一种迷离和尿意混杂交互出现的奇特感觉。

  每次他用力抽动,狠狠地冲撞我的阴穴,股间的紧缩抽动就越频繁!突然,我的身体像冷颤那样不由主抖了几下,腰反射的往上拱起,弯曲离地。

  「啊啊啊……」

  那男人把腰用力挺直,在我身体射进他的雄精。

  我赤条条的仰卧在地上,喘着气。

  终于平静下来,看着那三个仇敌对我露出一种恶意的微笑,他们的眼神在告诉我「啊这个女人在强装没感觉,其实是淫乱的女子!」我意识自己已经成为更不堪的人……

  我是武士之女,跟仇人交合,竟然还能亢奋的表情,

  我自己也觉得很惊讶……

  这才是真正的自己?

  对,真的……!

  我摇摇头对我失态懊悔……

  恨不得剖开已经灌入他们精液的肚子。

  「杀了我吧…」我低声要求,

  他们三人没有理会我,干笑了一声,披上衣服离去。

  他们真不是人……

  昨晚牢头放下的一碗稀饭与酱瓜,肉片与小瓶酒。

  告诉我那就是是最后一餐……

  本来无法割舍的现世,经过经过刚刚的强暴……

  有点看开了……

  我穿好晚上牢头送来的白色的肌濡、红色的腰卷与素裙。

  跪坐的吃完了那些食物,告诉自己接受事实。

  心情紧张得无法放松,就这样一直睡不着。

  不知不觉,晨曦的光芒从窄窗射入。

  天亮了……

  牢镒役带一群人等进入牢房,高喊要来提我。

  我跪着,自动把双手放在背后,牢卒上前将我双手用粗大的麻绳把我反缚,牢镒役趁验明正身的机会摸了摸我柔软的胸乳,然后他大声宣布准备好的死罪判决书:

         ※※※※※※※※※※※

  查犯人「凛」,女,原武家之女,戊辰年11月20日生,芳年一十八,未婚,其父兄皆经告发谋逆之罪切腹,家族贬平民断绝家名之。

  然,身作逆贼之女,其女恶心不能思改,狙杀护卫2人,并刺杀本藩家老,未果,业以淫躯惑之,企图开脱。

  念为其亲族之义而犯行,判于脐眼下三寸剖腹与裸刑,尸裸曝三日。

  即时执行。

         ※※※※※※※※※※※

  「什么?…我诱惑家老!没有这种事!剖腹还要裸刑?这根本是侮辱!」
  原来我只猜想是磔刑或斩刑,没想到是剖腹!?

  自己才满十八岁,判我要裸体处决,又说我勾引仇人根本就是侮辱!

  「闭嘴!」

  几个牢役过来,硬拉开我的嘴塞进布料……我只能用呜呜的声音抗议。
  「走!」牢卒凶狠的大吼,他牵着从我腰上的绳子,猛力向前拉,就这样,我赤脚踩在冰冷泥土的小路上,从牢笼到受刑场地,走向死亡前进的路程……
  早上路上人不多,还是有指指点点,前列的牢役则举着一面告知牌,写着死罪判决书、要受什么刑。

  路上的人看着我指指点点,我没办法去听他们说什么……

  我感觉紧绷无法放松,心里非常不安一直紧张。

  明明气愤告知牌上的内容都是侮辱,嘴巴被塞住的却我什么也不能说出口,静静地到了郊区的刑场。

  我看到熟悉的姐姐在哪里,双手绑着双臂半举露出光滑的腋下,吊在一个柱子。

  嘴巴塞住,赤裸裸跪在对面布漫的草席。

  她看到我激动地想起身,但被绑住不能动,只能扭腰,双眼有点空洞看着我,我知道她也被玷污了。

  「没想到姐姐只胜在高挺,这妹妹胸脯还比姐姐丰满啊」

  牢镒役的称赞让我脸感觉热热的,应该是羞红吧……

  我的姐姐是有才的武家之女,高挺的乳房随着呼吸轻轻颤动,乳晕及乳头俱为粉红色。

  还有圆润的臀部与笔直匀称的双腿。

  充满了女性独有的魅力。

  「把她重新捆绑,绑在对面的柱子上。」

  我被两边的监刑与力压住肩膀跪在草席上,由狱卒解开我身上,手上的麻绳。
  我脱掉了身上衣服,身体赤裸裸跪在草席上。

  他们拉高我的双手用麻绳绑在木柱上,绕了一圈,又绕了一圈,用了很大的力气拉紧!

  我整个人被拉着,挺直着腰,胸口向前高挺,一对挺拔乳房更突出。

  检视与力又长条麻绳,先在右脚踝绕了两圈绑紧一个结,再紧紧拉出一条拉到绑到我的左踝再绕圈绑结,中间松松的头尾各绑住我两脚的脚踝,与力说这样让我可以左右分开两脚又不方便跑。

  被人这样羞辱,我不想管他说什么……只觉被得真的不如死了算了……
  「好大胆的两个女孩啊!」

  「杀死逆贼!杀死逆贼!」

  「逆贼,快挺胸给大家看看妳的奶子哦!」

  耳朵听到跑来刑场观刑的民众嘲讽声音,我有口不能言,四周的视线让我觉得他们一直在偷看我那对坚挺的乳房。

  脑内满满强烈的羞耻感觉害我不停想起被赤裸裸的示众处刑,害羞的情绪让脸烧热,连双乳也热热涨起来,跨下开始渗着些湿气。

  毕竟把女犯的衣服剥光后处刑,就是要得到这样额外羞辱的作用吧。

  检视与力三次验明正身,压住我肩膀要我端正跪坐,最后,拿了一个木盆放在我前面。

  监刑的官役与刽子手走了出来,大声宣读罪名后,宣布行刑时候已到,将从姐姐处决。

  跪在对面的姐姐含泪从对面望着我,轻盈的点点头,对我告别。

  我也点点头,向姐姐告别今天生。

  姐姐……

  我知道她在发抖吧……

  刽子手走到姐姐身边好像说了什么。

  接着,姐姐臀股离开脚后跟,两腿小幅度分开,挺直大腿跪着。

  刽子手握住长刀,蹲下抚摸着姐姐的小腹,压压肚脐,然后顺着肚眼下到阴部中间肌肉线摸下。

  又摸摸露出黑黑的阴毛,接着把前面的木盆摆放在两腿中间。

  最后站起,把刀尖顶在肚脐下面的位置。

  姐姐深深地呼吸两次,屏住一口气。

  挺起腹部。

  抬头瞪着握着长刀的刽子手。

  刽子手刀刃的顶端斜斜停在肚脐下方,猛然把刺进姐的小腹里。

  姐姐倒抽一口气,额头上不停冒出冷汗,开始颤抖着。

  刽子手握紧刺进肚脐下方的长刀往下切,一刀用力割开皮肤和肌肉,直接切到接近耻骨的位置。

  我看到姐姐柔软的小腹中间画出一道红色细线,在小腹上伸开。

  接着,从肚脐下到阴毛都被切成两边,一下子剖开了!柔软的肠子软塌塌地从伤口滑出,并淌出半透明的黄色肠液。

  姐姐瞪大双目,呼吸急促,冷汗淋漓,痛苦皱着眉,丰满的乳房跟着身体抖动而急促颤动着,剧痛让他被吊起来的双臂痛到一直往下拽,都快把手臂拉到脱臼似的。

  剧痛让她身躯开始不能控制的抖动,随着腰肢的扭动,伤口一点一点向两侧翻开,被割断的肠子与血液不停的涌出伤口,无力的大腿支撑不了重量,往下做到脚跟上,变回跪坐的姿势。

  我快哭泣了……心脏鼓咚鼓咚…

  跳的非常大声,这……这就是…

  剖腹……剖腹……刑。

  姐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色因为失血变得纸一样死白,全身开始抖动抽搐,部分皮肤变成灰白,嘴唇更是白的近似透明。

  身上满是汗水,两条雪白的大腿不停发抖。

  被剖开的腹壁断口层次分明,浅黄的脂肪和红色的腹肌清晰可见,青色的肠管从伤口持续滑出,蜿蜒于深红色的血泊之中,如同粗绳在腿前盘曲在一团,慢慢滑到两腿膝盖间的木盆与地下的草席。

  空气中充满浓浓的血腥和怪味。

  看到呈现的凄惨样子身体挣扎着,好想离开这里,我胸口快速起伏,心跳快到要窒息。

  我感觉快发疯了!比起伤心,更多的是恐惧的情绪……

  突然,姐姐身体一阵强烈抽动,她瞪着大大的眼睛向斜上方翻起白眼,缓缓垂下头,直到头发盖住脸,看不到脸了。

  双臂和身体松弛开始往前倾,双腿跪坐但是已经左右分开。

  虽然向前微微俯身,但是手臂绑起身体拉直,胸骨前挺,才有这种垂头微微前曲,垂头挺胸的奇怪姿态。

  先前涌出体外的肠子已经滑到摊开两腿间的木盆,并且溢出到地面上。
  除了短暂的抽搐,姐姐就这样再也没有强烈挣扎。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现在我非常害怕,胸口快速起伏。

  我想拒绝它,逃避眼睛看到的一切。

  是因为被眼前的惨状吓到,或是伤心哀悼姐姐的死亡呢?

  还是接着会轮到我才会这样恐惧?

  可以知道的是,我不久也会成为姐姐一样,一具惨死的女尸。

  刽子手走到我面前,要我挺直大腿,直立分开两腿跪着,我只有照做。
  接下来的步骤都与姐姐一样……

  刽子手蹲下来,伸手我的像安抚害怕的婴儿一样抚摸着小腹,再用手指触碰到肚脐,我感觉到一种异样的痒,身体被拉直,想向后缩又没办法,只能挺着肚子给他摸。

  顺着抚摸我肚脐眼下,中间一条肌肉线摸下,一直摸进我黑黑的阴毛,手指伸到下面,抠进我的私处里面,我感到私处开始有湿湿的分泌物渗出,连双乳也热热涨起来。

  可以准备上路了……

  刽子手对我宣告完,重新又站起。

  我抬头看着他,拿起长刀做出刺入的姿态,我深深的呼吸,胸部前挺,尽力让一对饱满的乳房和腹部挺起。

  我从跪坐直起大腿紧紧绷紧。

  并住气息,紧张看着他的脸,等待着他下一个动作。

  终于要杀死我了吗……?

  感觉身体发热,心跳加快…

  胃不舒服想吐,口好干……

  没有人能帮我……

  噗哧!!

  当刀尖刺进了柔软的小腹中,我的小腹只觉得收缩,冰冰的一下,接着一种不正常的痛感穿过肌肤!忽然,剧烈的痛楚从刀尖刺入的部位爆发出来。

  疼到额头脸冒汗了!我感觉胸部在快速起伏着、脖子冒出汗水。

  「唔…唔…唔…」的哼哼声,头昏眼花,心跳非常厉害。

  我紧紧咬住嘴里的布,告诉自己我不能给姐姐丢脸……

  我们的仇人在看着我……

  于是,用力我挺直了腰部,挺起腹部。

  刽子手没有什么反应,他握紧长刀,一刀使劲往下剖开我的小腹。

  喔呃呃,我喉头发出声音

  我能感到硬邦邦的冰冷刀刃贯穿了自己的下腹,划破阴道,都快把肛门切开了……

  冰凉感刺激到我阴部收缩,我能感到自己整个身体在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下腹深处感觉到一阵阵抽动,异常的快感并发一股热流开始流出。

  刀刃马上从我身体抽出,那一刻小腹只感觉异常的撕裂剧痛。

  随后,耳朵听见「噗嗦」一个细小声音,肚脐下的整个小腹到阴毛的位置,一下子朝两边「哗啦」张开,露出腹壁内侧。

  那一瞬间,有种自拿铁片用力割开皮肤的撕裂疼痛,瞬间转变为内脏被抓住扭转的绞痛。

  猛烈而暴烈的疼痛从我的腹腔深处快速炸开,痛到我仰头大喊,不停扭动身体。

  晤唔…痛啊啊!无法说明的痛楚不停窜出,身体不停扭动。

  被塞住的嘴巴控制不住本能地尖叫出来,屁股重新跌坐在自己的脚跟上。
  听到被我腿间的木盆被压到「匡朗」一声。

  我往下看了一眼,胸脯上已渗出许多汗珠,鼓胀又胀痛的乳房上高挺两颗褐色乳头。

  一团滚烫的肠子随着潮水一样的血涌出来,两条雪白的大腿上已流着满满黑红的血水和青绿色的肠管!

  我的身体越扭动,更多的肠子就从伤口不停顶开伤口往外挤出,被割断染满了血和脂肪的肠子盘曲在一起,与炙热的血流满大腿,铺盖在草席上。

  每一次呼吸……

  都会一起感觉到……

  腹腔充满火辣的剧痛。

  不停窜上来的剧痛好像……肚子有几百只蜈蚣在肚子里爬,还有几百根鱼勾搅在肚子里,勾住内脏纽转一样的绞痛。

  同时再加上像铁片用力刮着喉咙一样,炙热撕裂地痛!

  唔唔唔啊!真的好痛!啊,身体痛到不停扭来扭去的。

  呜呜呜啊!

  我觉得头晕目眩,很喘很喘,舌头与喉头有一种恶心的血腥味,闻到都是腥臭味道。

  头皮突然冷到阵阵发麻,沿着我的背脊扩散到身体,耳朵持续吵杂的嗡嗡声响。

  寒冷伴随着痛苦延展开,整个肌肉开始收缩,感觉全身不停抽痛,从我的脚,腿,手臂到处抽筋那样的痛。

  好痛……这是什么残忍的剧痛…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痛还晕不了…

  没有人能帮我……

  原来剖开肚子不介错的话,要死是这么难…

  连晕死都是奢求……

  要默默承受这种惨忍的剧痛…

  以前想过自己切腹会挑战十字切……

  我太天真了…

  真的痛到好想死啊!

  真的好痛啊……,可是……

  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剧痛无力,精神却一直很亢奋……

  对……无力……

  我发现我全身无力,头越来越重,眼光视线开始往下移……绑起的手臂让身体拉直,胸骨前挺让我垂下的下颚只能贴在锁骨上。

  我的脖子已经没有力量,僵硬的抬不起来了……

  ……是这样啊……

  被剖开罪恶的肉体…

  被剖开被灌入仇人精液的肚子……

  这就是被宰杀的感觉啊……

  我的思想混乱……

  开始无法专心……

  眼睛好干,我发现眼皮不能控制了,我无力垂着头,眼睛看到的是从自己的唾液从塞住的嘴角溢出来,流到沾满汗水,缓缓起伏的胸脯上。

  胸前乳房因为抽搐间歇地颤动着,乳房已经变成苍白,透着青绿色的血管分支,变灰褐色的乳晕与乳头却异常高挺凸起。

  下腹部的伤口也往两边翻开摊在我不停颤抖的双腿皮肤与先前涌出体外的肠子贴在一起,泡在黑红色的血水里。

  好希望这是一场梦……

  四肢都已经没有感觉了,全身肌肉无法动弹,身体都不听使唤……没办法强迫移动……全身感觉很重,没办法自己调整呼吸。

  现在整张脸都开始麻痹了。

  眼前满满变黑,接着又变正常。

  眼前水水的,泪水流出来刺痛我干燥的眼睛……

  我……我要死了……

  好希望这是梦……

  我快要死了……

  好怕…

  姐姐也是这样撑过来的吗……

  对……我也可以的……

  过了就不痛了……

  我想起姐姐停止挣扎前与我是一样的姿势,一直张开眼睛,低头看自己被切开的美躯。

  原来是姐姐的头已经没力抬起来了……所以一直往下看啊。

  她最后也是看着自己的挺拔的一对乳房与大腿上盘曲的肠管,走完最后的路吗。

  想到自己和姐姐一样……

  自己经历一样的体验……

  我没那么怕了……

  而且……想到我们姐妹全身被剥光剖开腹部,像是被宰杀的畜生一样的宰杀。
  还要保持这样的姿势被迫曝尸三天……

  心理有一种奇妙的想法……

  燃起一种羞辱的快感……

  我想到我现在跟姐姐一样。抬起双手,挺起一对美艳乳房,变硬凸起的乳头,开着我们脏污的腹腔,展现我们内层浅黄的脂肪和红色的腹肌,给大众观赏……
  想起来感觉好羞耻……

  又……有点兴奋……

  不知道大家会说我们什么?会说我身材好还是姐姐的好!?

  混乱的意识里……

  整个麻痹感不断持续…

  身体痛苦减轻了……

  甚至不会感觉痛了……

  我垂头看到自己皮肤慢慢变成灰白。

  滑出来沾满黑红色血的青绿色肠管也因为失血变成青白,我看着那些在腿前盘曲在一团的肠管,感觉好心痛……

  ……看见自己被切开腹部原来是这样的难过……

  像个武士切开腹部是我们姐妹一直想要的……不是吗……?

  不甘心啊……

  可惜我们报仇不成功……

  假如那天成功刺杀仇人……

  不会这样怨吧……

  视力与意识逐渐变弱……

  好累……口好渴……

  好冷……

  我快没办法呼吸了……

  我知道,死亡即将来临了

  终于能……

  和心爱的姐姐一起…

  与黄泉的家族重逢。

  我感到了一种解脱……

  不会再痛了……

  ……

                (终)